首页 >> 信息参考 >> 财经信息 >> 黄花梨8年涨400倍:木头远胜黄金
信息参考
黄花梨8年涨400倍:木头远胜黄金
2011-07-04 [关闭]

  那是一种令人上瘾的香味,无法用照片定格,只有想象,只有靠鼻子不停地闻。这种香味蔓延到市场,再混淆于拍场,活脱脱一个满城尽带“黄花梨”的时代。

  中国嘉德四季第26期拍卖会刚刚结束,“三剑客”惊现“佳器遗构——明清家具构件及古典家具”专场,“一根海南黄花梨木料”以66.7万元的成交价位居榜首,另外两组“紫檀木料三根”分别获价63.25万及 59.8万元。

  620万元总成交额,近90%成交比率,且前三名被原木包揽。中国嘉德瓷器工艺品部高级业务经理乔皓有些按捺不住,他说,“藏家对于家具专场既理智又热情;紫檀和黄花梨由于材料稀缺、资源匮乏因此原料价格不断上涨,此次的原木都有很好表现。”

  和成型的黄花梨家具相比,原木价格渺不足道。中国嘉德2011年春拍“读往会心——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中,两件明代柜子和一张明代罗汉床被买家竞相夺标。

  一张明代黄花梨独板围子马蹄足罗汉床竞拍至880万元时,突然跳涨,直奔2000万元,最终获价3220万元;一把明代成对黄花梨雕龙纹四出头官帽椅同样是在880万元时杀出新的买家,以2300万元的成交价坐上了明代官帽椅拍卖的第一把交椅。

  千万级别的黄花梨家具不再新鲜。

  始于嘉德

  20世纪90年代,拍场上鲜有百万级以上的黄花梨家具。

  1995年秋拍,中国嘉德联合香港电影导演李翰祥打造出“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专场,这也是中国第一次私人收藏专场。

  中国嘉德四个字加上李翰祥的范儿,一时间引来诸多藏家,气氛爆棚。28件上拍品中共有19件黄花梨家具,其中明代“黄花梨木带托泥方台座”以88万元拔得头筹。

  该专场拍品大部分被内地藏家购买,业内藏家不乏将此看做催化剂,挑起了一股内地古典家具收藏的小风潮。事实也证明,藏家的推测是对的,明清家具的市场行情日渐攀升,且带动了海外市场。

  1996年9月纽约佳士得“中国古典家具”专场拍卖就是最好的诠释,107件拍品悉数成交,创下当时中国古典家具最高纪录的是一件明末黄花梨大理石插屏式屏风,100万美元。紧接着1998年,仍旧是纽约佳士得,一组明代黄花梨屏风拍到了110万美元。

  惊雷过后,黄花梨家具在拍场中沉寂了3年。

  直到2002年11月3日,它忍不住了。一件3.2米高的清初黄花梨雕云龙纹大四件柜现身中国嘉德秋拍,943.8万元的成交价,一度将黄花梨家具推升至千万元身价。

  也就在那一年,香港藏家叶承耀的68件藏品出现在纽约佳士得“攻玉山房藏明式黄花梨家具”专场。叶的明式家具收藏,赶上了资本主义给他创造的机缘,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香港买手在全球范围内搜罗真品以求获利。

  其中,一对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黄花 梨圈椅设计典雅别致,构材配搭精妙,与现代室内布置融洽协调,估价8至10万美元。17世纪黄花梨两卷角牙琴桌的简约淡雅充分体现出明末清初其中一种家具 装饰风格,估价10万至12万美元;17世纪三层壶门圈口架格,估价10万至12万美元……

  迈入千万

  打这以后,黄花梨市场的换手率开始攀升。2004年11月,北京翰海十周年拍卖会上开始了推出明清家具专场拍卖,59件上拍家具成交率86%,成交额4764.26万元。

  其中,一对3.2米高的清朝初年黄花梨雕云龙纹四件柜在北京翰海获价1100万元,该藏品两年前曾在中国嘉德秋拍上以943.8万元易主;另外一件以429万元成交的明代黄花梨雕双螭纹方台,曾于1995年在中国嘉德秋拍以88万元成交。

  2005年之后,黄花梨家具拍卖市场更 加活跃,并于2008年秋拍形成了第一次小高峰。据雅昌数据监测中心不完全统计,2008年秋拍,黄花梨家具上拍量178件,成交91件,总成交额达 3856.28万元。受金融危机所累,该品类拍卖市场于2009年春滑落至谷底,上拍量和成交总额分别为84件和1388.98万元。直到2009年秋, 再度蹿升,并于2010年迈着大步。

  是年秋拍,6944万元的黄花梨交椅在南京正大拍卖公司“宫廷御制明清古典家具专场”中易主,打破了中国嘉德4312万元的纪录。

  此交椅由黄花梨所制,扶手四接,接处各以铁措银饰件加固,两端出头回转收尾。背板弯曲呈“S”形流水线,两侧带曲形窄角牙,背板上方雕塔剎纹。交椅易于折迭,便于携带,但同时又需负荷承重,不易完整保存,故传世品十分稀少,且多藏于公立博物馆,藏家眼球不免一亮。

  匈牙利著名收藏家希莫?帝比罗娜(Simon Timea Nora)是这把交椅的出手者。其父是奥地利人,帝比罗娜本人也是奥匈帝国的联姻,对东方古典文化了然于胸使其成为最早从事中国文物收藏的匈牙利人。

  至于该藏品也是历经多人之手,早年为英国商人购得,后辗转于美国商人、法国商人,几乎周游了大半个世界之后才被帝比罗娜收入囊中。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帝比罗娜三次游历亚洲,对中国文化有了些感觉。

  “To return something to its owner in good condition(完璧归赵)”,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于是一件属于中国的黄花梨交椅最终交还给了中国收藏界。

  这一幕,不免让各路藏家想到1996年美国加州的那场“中国古典家具拍卖”。彼时,国内几十个实力派藏家凑资金前往举牌,但最终因财力不济尚未竞得一件。而今,稳坐于拍卖席上的藏家却一次又一次刷新了黄花梨家具的纪录。

  8年400倍

  犹如哥伦布征服非洲一样,各种文化的交汇常始于禁忌的开放,黄花梨亦不例外。

  得益于明隆庆朝海禁的开放,起源于唐朝的黄花梨家具到明朝终于盛行。彼时,海上贸易在郑和下西洋的举动中互通,黄花梨有机会经商贸路径自老挝、越南流入中国,与此同步,海南等地的黄花梨在大量砍伐中逐渐跨海登陆,继而被紫荆城的主子相中。

  马未都在《百家讲坛》中曾引用古籍:一只黄花梨床在明代值银12两,而当时的一个丫环还不到1两白银。换句话说,一只黄花梨床抵得十余人身价。

  这是明式家具兴起之福,也是明式家具兴起之祸。

  明代中后期后,因海禁的实施,海外黄花梨输入停滞,国内黄花梨无法满足市场需要,再加上黄花梨漫长的生长周期,新栽种的黄花梨离成材远上加远。红极一时的黄花梨自清朝中期走入“断代史”。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没有了黄花梨木这个“源头活水”,黄花梨家具几乎奄奄一息。

  清代以后,黄花梨日渐稀少,一木难求。外加鸦片战争横扫中国,明清家具大多流离失所,损毁殆尽。

  直到20世纪40年代,德国人艾克出版了第一部明式家具的专著《中国花梨家具图考》,掀起了一拨西方人认识、研究并抢购明式家具的风潮。

  黄花梨家具开始“墙内开花墙外香”了。

  好景不长,1949年建国后,紧锁的国门给明清家具出口上了一把钥匙,之后的文化大革命,以黄花梨为代表的明清家具被当成“四旧”破坏,或者成为“全民大炼钢”浪潮中的祭奠者。

  经年历时,当黄花梨再度现身,已是1963年的上海博览会。几立方米黄花梨木被参观展览的上海木器家具厂全部买下,又被来上海参观交流的北京一家木器家具厂上报给国家林业部。

  黄花梨尚未绝迹的消息振动了中央,国务院很快发文并组织专家赶赴海南考察。当深山老林中少量黄花梨野生树木进入他们眼球后,这批最后的黄花梨再次被扼杀在热情之中。

  王世襄先生的两本著作《明式家具珍赏》与《明式家具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的问世,再度打开了世界明清家具收藏的大门。江、晋、冀、陕等地的古宅中惊现港台、西方明清家具收藏家的身影,他们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抄底运动。

  也正是这场抄底行动,使黄花梨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纽约、伦敦的古玩交易市场上抛头露面。

  黄花梨原料的价格由此一发不可收拾,北京潘家园一位长期从事黄花梨买卖的摊主说,1985年黄花梨的价格仅为每公斤2元,1992年前后,这个数字到了每公斤12元,2002年大量收购时,价格为每吨2万元左右。到了2010年,蹿升至每吨800万至1000万元。

  8年时间,翻了400倍不止。而在此期间,国际黄金的价格从每盎司200美元上涨至每盎司1200美元,仅翻了6倍,远不如黄花梨那么猛。

  但是,黄花梨的价格并非扶摇直上,也有 过波折。海南一位黄花梨藏家黎逢昌说,实际上,2007年到2010年黄花梨市场行情处于慢牛阶段,仅上涨2倍左右,到了2011年才开始加速上行。未来 黄花梨的市场价格还会上涨,恢复到2007年的最高水平(每公斤4500至5000元)不是问题,甚至可能再创新高。

  以稀为贵

  黄花梨原料价格的上涨首度波及到的就是家具以及木制品价格,如海南黄花梨的案台,2002年的市场价格仅为3万元,如今已经涨至70万元左右;一套海南黄花梨的宫廷椅,2005年12万元,现已经60万元以上的身价了。

  也只有到这时,才有越来越多的人领悟到黄花梨的价值,正当大家“众里寻它千百度”时,身为黄花梨的正宗嫡系“海黄”却若隐若现。

  如今市场上能见到的黄花梨多产自越南等地,俗称“越黄”。尽管材质较之古典正统的明清家具“海黄”相去甚远,但是价格也被逐渐抬高。

  进入2011年,福建红木家具龙头企业连天红就上调了各类红木家具的价格,并以“不折不扣,按斤论价”的方式出售。今年1月份,连天红出售的越南黄花梨的价格为每公斤3899元,而在2009年9月,这个数字仅为每公斤859元,涨幅达454%。

  如论原料,2010年越南黄花梨中小直 径的圆料每吨为60万至90万元,稍差一些的板料与方材每吨为80万至120万元,上等的大板料每吨则高达150万至220万元。特别好的大料都按块出 售,如直径50厘米的上好大料,2003年每吨5万多元,2008年最高峰时涨到每吨250万至300万元,后来因金融危机的影响狂跌一阵之后,又回升到 每吨260万元。

  奇货可居的海南黄花梨给予了更为次之的非洲花梨更多的市场机会。艺行岁月古典家具工坊展示基地杜先生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现在黄花梨的价格几乎是一天一个价,不断上涨。一张非洲黄花梨罗汉床的价格大约为5000至6000元,如果是越南黄花梨就更贵了。

  “海南黄花梨原木早在20世纪50年代基本就被砍伐得所剩无几,现在海南当地的黄花梨都是一些树苗,还需要500年才能成才,如今剩下的黄花梨原料木只能做筷子之类的小件,大件根本就没有原材料。”天津一品堂红木公司白先生对记者解释道。

  追根溯源,越南与海南位于同一个维度,越南黄花梨与海南黄花梨表面上很难分别,越南商人借此钻了一个空子,从越南黄花梨中精选一部分,运到中国大陆,中国家具厂老板们入手后,美其名曰“海南黄花梨”。

  业内人士透露,真正的海南黄花梨根本运不到大陆,首先从法律上就被严格禁止。况且,海南黄花梨至明清起已逐渐被砍伐殆尽,哪还有什么存货?即使是旧料、老料或是从什么地方拆下来的料,又能有多少?即便是越南,对黄花梨也是海关严控。

  “黄花梨 黄花梨,漫长等待的艰辛,似岁月蜿蜒的纹理,风雨中生生不息的歌唱……”汤灿的一曲《黄花梨》,或多或少唱出了黄花梨藏家的心。

 
上海市股份公司联合会 Copyright © 2000-2008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15511号
地址:零陵路635号爱博大厦3楼B座  电话:+86-21-64810204  传真:+86-21-64810324
邮编:200030  邮箱:shglh08@126.com,shglh08@gmail.com  技术支持:群海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