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参考 >> 股市风云 >> 成思危:大起大落不正常 目前股市属牛熊重叠期
信息参考
成思危:大起大落不正常 目前股市属牛熊重叠期
2008-07-04 [关闭]

  南方雪灾,汶川地震,楼市拐点之争,股市持续下跌,高位运行的CPI,次贷危机,国际原油、粮食等产品价格上涨。复杂形势下,中国经济上半年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如何看待当前的经济形势?中国经济下半年还将面临哪些问题?保持经济较快平稳发展,又该采取怎样的宏观调控政策?《新闻1+1》正在解析。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昨天6月30日,这一天过去了意味着2008年的上半年也就过去了。大家都在关注经济,那么今天中国的股市继续下跌已经有点像中国足球,在往下跌的时候,大家都已经麻木了,感觉不多。而从经济的角度来说,大家看到国家统计局出台的相关的通报,提醒大家要更有忧患意识,甚至可以把问题想得更严重一点。

  CPI的指数也继续高起,虽然有所回落,整个经济现在让很多的人感觉有一点担心,针对这一方面的一系列的问号今天我们演播室特别请到了重量级的嘉宾——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非常欢迎您,成老。

  我想很多人都在关心这样的问题,股市也好,或者说经济也好,在阶段性内,现在是在低谷还是还在走向通往低谷的路上?

  成思危:

  这个问题我觉得是这样,就是目前来看,已经是在低谷的边缘,如果我们工作好的话,有可能上升,如果继续恶化的话,有可能下降。所以我认为现在确实是一个关键的时刻。

  主持人:

  但是听您这个话,就是如果不是,它离低谷也不算太远。

  成思危:

  对。

  主持人:

  我想很多的投资者这两年来更多的比如说成为股民,大家对金融各方面非常地关注,股市自然也牵动人心,我们先透过一个短片一起了解一下。

  短片解说:

  今天,沪深股市再度双双下挫,上证指数收盘报2651点,下跌3.09%,深圳成指收盘报9096点,下跌2.92%,对于广大中国股民来说,这种下跌过去的几十天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6月17日,A股历史上首次出现“十连阴”,市场的下跌一波比一波惨烈,此前的下跌已将股指从去年10月创下的6124的高点腰斩,“十连阴”更让投资者对中国股市的信心跌入谷底。

  股民1:

  所有的都套上了,没有不套的。

  股民2:

  高买高套,低买低套。

  股民3:

  您说这叫什么市场?哪个股市有这样的?

  与风风火火的2007年相比,2008年的中国股市让众多股民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股市有风险”。1月21日,上证指数跌破5000点;3月12日,4000点无升而破;4月22日,3000点被击穿。此后,市场虽然有一波反弹,但只持续了两周就再次下行。6月11日,沪指再次跌破3000点,随着“十连阴”的出现,沪指由此进入二世代。截至6月30日收盘,上半年上证指数和深圳成指分别累计下跌48%和47%,A股总市值蒸发进18.18万亿元,其跌幅远远超过了发生次贷的美国股市。

  股市出现了大幅振荡行情,短短十几天,沪深股指就下跌了百分之二十多,节前……

  股市早盘双双大幅下挫,上证综指开盘即跌破3600点,盘中失守3500点,早盘报收于3470.09点,跌幅达到3.79%……

  沪深股市连续第7周下跌,还一度跌破3400点,创近一年的新低。

  “别墅进去,草棚出来,宝马进去,自行车出来。”这首流传颇广的股市民谣虽然有些夸张,但在惨烈的下跌过程中,绝大部分股民的资产在这半年中严重缩水却是个不争的事实。而就在一年前,股市的流行曲还是这首著名的《死了都不卖》。

  股民4:

  有十万,现在也就剩了一两万了吧。

  股民5:

  赚的全吐出来了,连本也没了。

  股民6:

  现在99%的人都赔钱,不赔钱的就是割肉跑的。

  介于股市的低迷表现,老百姓开户的热情已经大大降温,截至5月底,共有1.209亿个可买卖上海和深圳股市A股的帐户,但其中59%的帐户是空的,46%的帐户在过去一年中未曾交易。一年前的2007年5月,有558万人开户,而今年5月,这一数字已骤降至105万,不到去年同期的1/5。尽管目前正值夏季,但对于依靠交易量生存的券商来说,寒冷的冬天已经翩然而至。

  某证券公司营业部工作人员:

  人多的时候七八个,少的时候一天一个没有,今天是两个。

  记者:

  这个月都是这样?

  某证券公司营业部工作人员:

  对。

  刘喆(某证券公司客户服务部经理):

  最直接的影响可能是手续费收入,股市好的时候,手续费收入多,像现在低迷了,收入就少了。

  面对中国股市十年来最惨烈的下跌,股民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市场?真正的底部到底又在哪里?

  大起大落的股市不正常

  主持人:

  成老,A股市值半年蒸发18万亿多,而且跌幅全球第一,比美国、比越南都多,大家都觉得,以我们的经济现状怎么都不至于如此,看不懂。您觉得问题出在哪儿了?正常吗?

  成思危:

  股市这样大起大落肯定是不正常的,我们回忆一下从2006年12月中旬,我们的上证指数突破了2242.24点的历史最高记录,到2007年10月中旬,十个月的时间涨到了6100点,将近涨了3倍,这就是大起,然后从那以后一直下来,掉到现在2700点,这是大落,大起大落肯定是不正常的。

  那么股市应该是从长远来看,它是波浪式的前进,螺旋式上升的,它应该是随着经济的总体和企业的不断效益的提高而稳步地增长,而不会出现这样大起大落的情况,这种大起大落可以说在世界上也可能是绝无仅有的。

  主持人:

  大家都在分析原因,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然后雨雪冰冻灾情,再加上大地震给大家心理上带来的这种影响,还有过去上涨的时候估值太高,还有的时候监管,等等各种因素纠缠在一起,您觉得主要的因素是什么?

  成思危:

  我觉得中国股市的主要问题就是在上涨的时候盲目乐观情绪比较高,所以这样的话,当时股市已经确实出现泡沫了,但是人们还认为没有泡沫,还在播撒,就是即使我有泡沫,我现在买了,还有人会接,所以这样的一种盲目乐观的情绪把这个股市不断地推高。因为股市过高,泡沫总有一天要破灭,泡沫破灭以后,这个时候情绪又变成恐慌,再往下掉的时候,就变成消极的悲观情绪了。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听到的是什么“十年大牛市”,今年可以到1万点,那种情绪,所以使得很多人都盲目地进入股市,而到它跌的时候,早逃的人已经逃掉了,而剩下的人就被套住了,套住以后它一旦有一点回升,他马上就抛,所以股市就不容易再起来了。

  主持人:

  以我们现在的市盈率,还有中国经济目前的现状,一季度还是10.6%多的这样一个增速等等,目前已经到了2600多点的股市正常吗?

  成思危:

  如果说现在点位看我认为是正常的,因为你看我们从一年半的时间。

  主持人:

  900多点最初。

  成思危:

  不是,我们一年半从2242.24到现在2700点左右,还是涨了有500点了,对不对?但是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说明,就是第一,上证指数本身一定的失真。

  主持人:

  没错。

  成思危:

  因为它只能代表中国70%,还有深圳,另外还有,就是上证指数是按全部上市公司的全部总市值来算的,所以这样也有失真,比如中石油,由于它盘子很大,它在4000点的时候,它占的权重是24%在上证指数里,也就是说它掉10%,那么这个股市就会掉100点,因为4000点×24%,就会掉100点,所以这也有失真。但是总的来看,我认为现在股市总的市盈率应该说还是比较合理,但是我们还是应该看个股,就是说有的差的股你再什么它也不行。

  主持人:

  但是现在肯定也连累了很多好股。

  成思危:

  对。  
 

    目前的股市属于牛熊重叠期

  主持人:

  那大家就希望听到您的判断,现在还是“牛市”当中的下跌吗?还是已经进入“熊市”或者说是“股灾”?

  成思危:

  对于“熊市”和“牛市”有不同的定义,最经典的定义是所谓“三阶段”定义,就是说熊市和牛市中间有一个重叠期,这个重叠期我个人认为现在是属于重叠期,就是说,我们如果能做得好的话,还可以维持“慢牛”一段时间,但是如果信心还继续丧失的话,就可能会跌入“熊市”。因为你从每个股市的涨落来看都是这样,就是如果说我们的股指跌到了上一轮的最高纪录以下了,那肯定是“熊市”,现在我们还没到这一步,我们现在还有2700点,对不对?所以这个我认为正是在“熊牛”交错的时候,这个时候就看我们整个人们的信心和整个的……

  主持人:

  管理层。

  成思危:

  股市的发展。

  政府救市就等于国家拿钱买股票

  主持人: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您可以非常简短地回答,在目前要救市吗?

  成思危:

  我认为救市本身,它是一个假名命题,因为政府救市怎么救?拿钱买股票,那也不可能,把国家的钱拿来解少数人的套,不可能这样,所以只能治市而不能救市,政府要把市治理好,而不是直接拿钱去。

  主持人:

  后患无穷。

  成思危:

  做不到。

  北京、上海的房价肯定有泡沫

  主持人:

  成老,房子也是老百姓非常关心的,现在有很多的人说房价在跌,可能出现拐点,您觉得会不会出现拐点?

  成思危:

  实际上房价问题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现在你要从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来看,5月份全国房价上涨9.2%,所以你说是到了拐点没有?但是这个问题它很复杂,为什么呢?我认为北京、上海,包括深圳前一段的房子肯定有泡沫,有泡沫的时候到一定时候这个泡沫破灭,它就会跌,但是北京有奥运会的日期,上海有世博会的日期,所以还拖着,但是深圳你看它就已经上不去了。

  主持人:

  下跌得比较快。

  成思危:

  但从全国来看,有的地方特别是中等城市的房价还在上涨,所以总体上平均来看,总的还在上涨。所以我认为说拐点这个问题没有太大的意义,要看具体的城市。

  主持人:

  会不会出现的局面,其实是老百姓买得起的房子会不断地上涨,但是可能买不起的房子会逐渐地下降?

  成思危:

  这个我觉得就要看我们的政策了,因为现在是这样,就是说30%左右低收入的、中低收入的和部分中低收入的有廉租房、经济适用房,那么20%最高收入的,他不在乎房价涨跌,而中间夹心层是当前遇到困难比较多的,那么夹心层住的房子,就是90平方米左右的这种房子,你要想它降下来,它难度在哪里呢?第一,我做过一个分析,建房的成本包括土地大概占50%,那么现在地价在涨,建筑材料的价格也在涨。

  主持人:

  人工也在涨。

  成思危:

  人工也在涨,其余的50%大体上说是开发商占30%,政府的税收拿了20%,如果开发商不让利,政府不减税,你这个房价怎么可能掉?所以对夹心层的房子来看,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要有一定的政策的支持。

  主持人:

  好,之后我们继续关注中国经济的走势,欢迎继续收看《新闻1+1》。

  主持人:

  好,您正在收看的是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如果说股市的表现以及房价等等因素都是从经济机体当中大家看到的一个表象,多少带点中医的理论,大家更加关注的是背后这个机体是否健康,那回头去看2008年上半年中国经济的走势又该如何判断,一会儿成老会给大家解析,不过我们先去透过一个背景短片了解一下。

  短片解说:

  昨天是上半年的最后一天,沪市综指再跌12.33点。截至本周一,上半年股市累计跌幅高达48%,该跌幅不但远远超过了美国股市这样的成熟市场,也超过经济恶化的越南市场,但中国经济的挑战却不仅仅局限于股市。

  从今年年初开始,深圳、上海等城市的房价开始出现显著回调,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开始加剧,银行的呆坏账开始增多。与此同时,进入2008年,CPI却连创新高,统计数据显示,1至5月份,我国CPI同比上涨8.1%,比上年同期上升5.2个百分点,这使得人民币升值压力继续增大,这一切都使得整体宏观经济形势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除了国内的因素以外,外围风险也被许多经济专家视作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风险。由于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全球经济减速,直接导致身处全球经济链条中的中国难以独善其身,以最具代表的出口情况为例,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指出,世界经济的状况已经对中国出口带来了影响。今年前五月,中国出口22.9%的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了4.9个百分点,贸易顺差更是同比下降了8.6%。

  此外,国际油价不断飙升,6月中旬,原油价格最高终于触及每桶140美元,国际股指也随之全线下跌。美国、欧盟、日本、韩国等经济发达国家CPI也不断上升,PPI连续上涨,以“金砖四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其通胀上升的趋势也明显加快,而通货膨胀高达25%的越南在6月爆发了金融危机,更加剧了人们对发展中国家经济的担心。加上美国次贷危机,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等,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担忧,引发全球股市的连续下跌,这一切都直接或间接对国内未来的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压力。

  在今年全球股市的跌幅榜上,我国A股以接近50%的跌幅居于第二位,应该说单纯股市的下跌尚不至于对整个经济发展构成太大的威胁,但是,如果诸如CPI、楼市、人民币汇率等领域产生连带效应,整个宏观经济形势在未来几年的发展就不慎确定,如何处理好这些领域的相关问题,对于政府来讲,的确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主持人:

  今年在“两会”的时候,温家宝总理当时说“今年的经济有可能是最困难的一年”,然后前不久在开会的时候,总理又说了一句话,“形势比想像的还好一点”。昨天统计局的报告当中“要有忧患意识,可以想得更严重一些”,这三种表达您觉得哪一种更是对当下经济的一种判断?

  成思危:

  我认为今年可能是比较困难的一年,这个判断我认为还是正确的,就是说今年的困难是有内忧也有外患。内忧大家都知道,我们年初遭遇了雪灾,又有汶川大地震,南方还有水灾,另外,我们遇到的是流动性过剩和成本上升所造成的通货膨胀,所以这个是内忧。外患就是由于世界经济以美国经济为首的下滑,美国经济下滑主要是次贷危机和石油价格上涨造成的,这个经济下滑必然对我们国家的经济会有影响,而且这个全球性的流动性过剩和成本推动的价格上涨也必然会传到我们国家来。比如说石油的价格涨价,粮食、农产品(000061,股吧)价格的涨价,还有资源性产品价格的涨价,包括有色金属,还有铁矿石等等,这也传递到我们国家来了。所以我说内忧加外患可能是造成我们今年是可能最困难的一年。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我们今年也有一些机遇,比如说奥运会,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另外就是我们在汶川大地震中所表现出来的民族的凝聚力、爱国精神如果能转化成为克服困难的力量的话,我认为也会带来机遇。

  通货膨胀尤其值得关注

  主持人:

  一个非常集中的表现让大家很担心的是CPI的指数,那么背后就是一个价格的上涨,不光是涉及到粮食、石油,今天的石油收盘又是140,包括很多的因素,铁矿石价格一涨就近90%多等等。回头看头半年一直是高位,离咱们“两会”的时候确立的4.8%可是差了很大的距离,您觉得下半年有戏吗?我们是不是会更悲观地去看待下半年的走势?

  成思危:

  刚才我说了,我们的通货膨胀是两大因素:一个是流动性过剩的拉动,一个是原材料、能源、农产品成本上升、价格上升的推动,这两个合起来,使得我们的CPI居高不下,尽管5月份是7.7%,比原来小了一点,但是前五个月的平均还是超过了8%,那么这就说明了我们应该很认真地要对待这个问题。

  这里我想说明两点,第一点就是我们现在算CPI,它是同比,就是和去年的同期比。第二点,我们现在的CPI是没有经过季节调整的,因为你比如说蔬菜,淡季和旺季它价格就差很远,如果你的权重不变的话,那这个CPI本身也可能有失真。

  所以我认为,我曾经提出过判断通货膨胀要用环比,就是这个月比上个月涨了没有,这个月如果比上个月跌就不能说算它涨,尽管它同比可能涨,但环比并不一定涨。如果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实际上2006年有12个月里有10个月环比是上涨的,2007年12个月里有11个月环比是上涨的,我说经济季节调整以后,今年来这几个月环比都上涨的,5月份基本上环比持平,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

  轻微的通货膨胀,这是正常的,按道理说,你也可以理解到,今年的100块钱和10年前的100块钱就不一样,所以轻微的通货膨胀是可以允许的,但是通货膨胀略超过5%,成为明显的通货膨胀,这就是我们值得重视的。

  中国经济是否开始下滑?

  主持人:

  现在正处在一个焦灼期,在这个焦灼期的时候自然也是应对期,但是也是大家的担心期,大家的担心就会是什么呢?我们经过了连续五年的高位上涨,会不会今年一系列内忧外患的冲击加上一些数字所展现出来的情况,我们的经济会不会掉头向下?

  成思危:

  这个问题我们要这么看,经济是有周期的,我们从2003年开始,GDP增长率超过10%,2004年10.1%,2005年10.4%,2006年11.6%,2007年11.9%,一直是上升的态势。今年由于我刚才说了世界性的因素和我们内部的因素,今年的增长率肯定要低于11.9%。今年1月份在达沃斯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一个预测,我说中国今年的经济可能会下降到10%左右,外贸的顺差可能会减少20%到30%,从我们一季度的情况看是10.6%,同比降低了1.1%,二季度的数据还没出来,我想可能也会。

  主持人:

  在10%以上。

  成思危:

  10%到11%之间,所以全年来看,我估计可能到10%左右。

  主持人:

  10%左右是大家还认为是一个经过我们调整,怕经济过热,采用了一系列的经济手段去处理的结果,但是会不会它成为一个拐点,就是成为中国经济这么多年持续的好势头,但是开始掉头向下的一个拐点?

  成思危:

  我认为中国的经济从我们历史上看,增长率8%以上应该是可以保障的,而我们人大每年确定的指标也都是8%。

  主持人:

  今年是8%。

  通货膨胀只有通过发展经济解决

  成思危:

  8%。所以我认为掉头向下也不会下太多,这一点我觉得是这样,但是对通货膨胀,我们应该有足够的注意,因为它牵扯到千家万户,牵扯到所有人民的生活。

  主持人:

  没错,但是现在给大家,给决策层一个挑战,就是在面对下半年的经济走势的时候该如何动手,之前有很多的动作,比如说连续五次上调准备金的利率,已经到了银行有一半的钱,恨不得带不出来这样的一个概念。下半年怎么办,我们是保住物价不能让它再涨了,因为跟千家万户都有关,还是我们同时也要把经济快速发展起来,就这个平衡怎么找?怎么办?

  成思危:

  我个人认为发展还是硬道理,通货膨胀的问题也只有从发展中才能解决,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思路从总体上来看,既是要控制尽力来抑制通货膨胀。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从发展来处理这个问题,那么同时也要考虑到减少通货膨胀对人民生活所造成的影响,你比如说提高低保的水平,因为低收入者受通货膨胀影响是最大的,这是一点。第二点,如果银行通货膨胀率再高涨,银行利率是负利率的话,我认为应该提高利息,或者实行保值储蓄。

  另外,我们也讲得多一点,银行要实行存款保险,十万元以下储户的存款要实行存款保险,这样避免受这个波动的影响。第三,要建立随着CPI的增加,调整工资的机制。所以我认为不要把精力全部集中在控制物价上,因为今年我说的通货膨胀不完全是我们自己的原因,有很多外部的原因,所以你要想控制在年初定的4.8%上,我认为是很困难的。

 
上海市股份公司联合会 Copyright © 2000-2008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15511号
地址:零陵路635号爱博大厦3楼B座  电话:+86-21-64810204  传真:+86-21-64810324
邮编:200030  邮箱:shglh08@126.com,shglh08@gmail.com  技术支持:群海网络